华胜之家  Home to Huasheng

您有任何问题,都可以与我们联系!

027-87459073
TEL
027-87459046
FAX

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汤逊湖北路33号创智大厦B区9楼

华胜之家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-> 华胜之家

发布日期:2016-8-5 9:51:03     信息来源:万博体育     浏览次数:1304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建筑师负责制”来了 准备好了吗?


    随着建筑业的改革进入深水区,去年以来,住建部陆续颁布了《推进建筑业发展和改革的若干意见》、《建筑工程施工转包违法分包等违法行为认定查处管理办法(试行)》、《建筑业企业资质标准》和《关于建筑业企业资质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》等一系列政策文件。近日,期待已久的前沿性改革措施“建筑师负责制”,又将率先在上海自贸区内试点,被视为建筑业革新的又一标志性事件。
    上海自贸区率先试点“建筑师负责制”
    根据浦东新区政府发布的最新消息,在“政府-、市场 +”的思路下,浦东新区将推出一系列改革举措。其中,改革的一大亮点是,浦东新区将探索建筑师负责制和推动建立建筑领域认可人士制度。
    据相关人士透露,建筑师负责制是国际工程建设的通行做法,建筑师不仅是设计师,还是工程师,对建筑材料选取等技术问题的把握非常关键,建筑师的全程管理监督对工程质量和效果影响很大。但一直以来内地的建筑师基本只参与工程前期工作,例如整体构思和设计图纸。
    试点“建筑师负责制”后,政府不再为建筑活动的全过程背书。“现在政府对建筑活动的审批主要包括合法性审批和技术审查,今后将逐渐把技术审查交给专业人士。”浦东新区规土局建设和监督管理处处长赵荧说,通过建筑师负责制,一个项目可以节省3个月—6个月时间。
    据了解,“建筑师负责制”将率先在上海自贸区保税区片区内试点,并且以企业自愿的方式进行。今后建筑质量出现问题,建筑师将承担相应责任,包括吊销执照等惩罚措施。同时,政府会加强事中事后监管,包括不定期的抽查,以及严把最后竣工关等,保证工程项目的质量安全。
    记者获悉,上述改革举措正在积极筹备和试点,目前已经在制定相关的配套政策,预计年内陆续推出。浦东新区将以自贸试验区改革开放为动力,对标国际先进管理理念,在转变政府职能和引导市场发展上做出积极尝试和探索,争取能够在建筑业管理领域成为国家级建筑业改革示范区。
    政协委员急了:监理只是内地独有,建筑师负责制何时出台?
   “住建部建筑市场监管司在2015年工作要点中提出要修订《注册建筑师条例实施细则》,发挥建筑师对工程实施全过程的主导作用,我希望尽快看到政策落实的时间表,具体在哪些地区、哪类工程进行试点,以及培训人才的方案、考核‘项目建筑师’资格及认证方案等。”。全国政协委员、香港建筑师学会原会长林云峰坦言,所谓“建筑师主导”就是“建筑师负责制”,这是他十多年来迫切关心的事,因为建筑师全程参与施工过程,能确保工程安全、质量符合设计和法规的要求。
    林云峰认为,建筑师不仅是设计师,还是工程师,对建筑材料选取等技术问题的把握非常关键,建筑师的全程管理监督对工程质量和效果影响很大。“但一直以来内地的建筑师基本只参与工程前期工作,例如整体构思和设计图纸”。
    “内地一直由监理师全程负责施工,但监理师和建筑师之间存在衔接的问题,对设计理念的把握,对材料的选择都会有出入。”林云峰指出,这种“剥离”还会使建筑师的实践经验不足。“在国际建筑师大会等国际交流活动中,很明显内地设计师对施工和选材都谈得比较少”。
    “内地的‘监理制’似乎是世界独有的。”林云峰所了解的国家,都是采用“建筑师负责制”——除了可以建造出“原汁原味”的建筑外,这种终身责任还能确保建筑师在施工招标过程中的公平公正。
    建筑师负责制”,又将率先在上海自贸区内试点,被视为建筑业革新的又一标志性事件。
    建筑师负责制 实现“小政府 、大社会”
    浦东试点“建筑师负责制”,这则新闻单独看,只是一个行业信息,但如果联系“政府简政放权”,人们就可以清晰看出“政府做减法,市场做加法”的路径。政府部门管的少了,批的少了,工程项目的质量需要配套措施保驾护航,而建筑师负责制就是其中一个。
    我们知道,在发达国家和地区,把具有独立从事工程咨询资格的专业工程师称为“专业人士”,政府往往选聘“专业人士”中专业水平较高、执业信誉较好的一部分人,授予其代表公共安全和公众利益的权力,让专业人士能够参与到建设工程审批或监督的事务中,从某种意义上讲,就是由建筑师负责“交钥匙工程”。而根据国内基本建设程序,建筑师的主要工作是设计,例如整体构思和设计图纸,在施工阶段仅仅是配合。
    可以说,建筑师负责制的服务范围、内容和职责远远大于国内传统的常规建筑设计服务,也大于设计总包服务。建筑师负责制中,建筑师的角色从国内传统的设计师变成了工程总负责人。他们不但负责设计,而且还负责建造的管理。这种责任是从方案设计开始一直贯穿到工程竣工交付使用,甚至延续到相应的工程使用质保期
    相较之下,国内政府全程为工程各环节背书,沦为“技术把关人”,实在承担了大量本该市场承担的职责。这显然不符合当前的政府改革方向,对建筑质量的把控需要更多的“市场力量”。探索建筑师负责制,提高监督管理的效率和质量,让其成为简化审批后承担社会监督责任的中坚力量,正是建筑行业实现“小政府、大社会”路径中的一个环节。
   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政府深化改革需要管理者的创新意识,也需要“放下”的勇气。浦东这次建筑行业监管改革,让市场挑起简化审批后的社会监督责任大梁,值得城市管理者们思考和举一反三:如何利用市场手段,提高监督管理的效率和质量?吸收国际先进管理理念,在转变政府职能和引导市场发展上,我们还能做出哪些探索?也许心态和路径一样重要。
    对等的责任需要有同等的权力
    建筑师负责制的千呼万唤始出来令人振奋,但如何落实仍令我们犯难。众所周知,在中国,建筑师发挥主导权要“碰运气”。大陆建筑师只有在设计阶段能掌握主导,但后续仍然可能接受业主和领导的修改,与施工管理的脱节也导致了无法保证项目的最终效果。“终身责任制”是一种责任,但对等的责任需要有同等的权力,保障建筑师的权力才能发挥他们的主导权。
    这就好比去年年底,住建部“工程质量两年行动计划”中提出的“五方责任主体”的规定,重大项目各方责任人面临要被“钉在墙上”背上建筑设计质量终身责任的“十字架”。但事实上在实施过程中遭遇不小的阻力。有不少业内人士坦言,工程项目经理在项目中获得的报酬仅仅只是一份正常的工资,但却要对整个项目质量负起终身责任。也就是说,他在工作中获得的报酬与他可能要承担的责任,以及可能面临的职业、人生风险是不对等的。就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,一个施工企业承接到的项目动辄都是上千万,甚至是几亿、几十亿,在现实的情况下,个人很难承担起这个责任
    另外,不可控的外来因素也无疑成为挑战。目前在实际施工的过程中,图纸会审、建筑结构、施工材料等环节,施工方时常会受到来自甲方的干预;而项目工期的长短,也时常会因为来自甲方或行政方的压力而不断压缩,甚至短于一个项目施工的正常周期范围。这些来自外界的不可预见、难以举证的因素,都会影响一个项目最终的质量。
    细想,如此担忧在落实“建筑师负责制”之时,何尝不会成为现实?现在的建筑师的话语权太少,很难达到众所期待的建筑师“交钥匙工程”。当务之急,应该对建筑师职业制度进行一次彻底的反思和改革,完善决策机制,把错置在领导干部身上的城市建筑话语权交还给市场和使用者,将行政权力严格限定在项目合法、经济可行等把关方面,还原建筑师在项目中的中心地位。
    建筑师负责制全面取代监理制尚不成熟
    近几年来,关于取消强制监理的呼声愈来愈高,姗姗来迟的建筑师负责制被视为就是替代建设监理制的措施之一。此次浦东新区开始相关试点,是否意味着为大陆独有的“建筑监理制”消失在即呢?
    应该看到,脱胎于西方项目全过程管理理论的建筑工程监理制,由于种种因素,业务逐渐萎缩到施工阶段的质量安全监督,在被某些地方政府强制扩大监理范围的同时,又被赋予了政府管理职能的延伸。长久以来,监理企业处于定位模糊的尴尬状态。受益于政府捆绑的监理行业,已经有了市场化的恐慌,确有众多不符合市场发展之处。
    但尽管如此,目前取消强制监理的条件仍不成熟。尤其是在工程层层转包、包工头偷工减料的情况下,工程的质量和施工安全存在不可忽视的隐患,而监理人员在施工现场的旁站监理,是目前质监和安监机构所无法替代的。一旦取消,其工程的质量安全问题将难以预料。
    况且,建筑师负责制只是众多工程管理模式的一种,不应该成为独此一种的强制性模式,而应该与其他模式一起供业主自由选择。
    由此,建筑监理不应以此为假想敌,监理要摆脱这种困境,只有逐步缩小直至取消强制监理,不断提升自身核心竞争力、提高人员素质、创新服务产品和加强品牌建设来赢得市场。